我的志愿是做个闲人

       说到底无法算是好人,也不会全然变坏。对于自己的理解,我一直在想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才算真切。
       应该是坦然吧,才能中和性格里的矛盾。
       我没必要跟任何人拧巴,人群中显得普通或奇怪,都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   我不懂赤裸的东西为何会令人神往、排斥,或是发笑,也不愿意去深究拆解它。毕竟复杂就应该是复杂。
   ...

喜欢玻璃。

08.22

以前爱反复拷问自己。

要知道死心眼的人一旦认定一件事,做不到或者很难的时候就特别痛苦。

现在已经接受了命运所馈之物,所有的。

拿到牌了,输就输得心服。但只要还有赢的机会,我不会抗拒任何尝试。

赢和输总归是不同。艰苦地赢,狼狈的赢,微弱的胜势,也好过壮烈GG。

我曾为了好胜而羞愧,其实有什么呢,谁不喜欢胜利。
也总是因为失败而怨怼,到后来低谷已经再平常不过。

人最难能的品质,有可能是韧性。

毕竟是在强和弱中反复捶打锻炼得来的吧。

生命好残酷,我比你更酷。

整天都要和懒惰互扇耳光,焦躁着也尽力了。

常仙-06

      夏天一旦过去,秋天很快也跟着过去了。

      新年回家,我再不出去疯了,下雪都不出去,趴在缝纫机桌上非要学毛笔字。

      您就教教我嘛?我反复央求。

      哎你那满脸墨点子,写字太不好玩了,爷爷教你打麻将。

        ......

     ...

常仙-05

       很遗憾,并不是每个故事都能够讲完。
       我把它说得很淡,也不代表其中的伤害不深,只是未习惯很沉重地叙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常仙身上的迷底很简单,他是一个白化病人。

       若干年后我才知道这么一种病。张神婆已然去世,常仙便也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...

常仙-04

  关于常仙的传闻讲不完。

  一说他并非张神婆的亲外孙,神婆孑然独身,终日神叨叨的,原本没有任何亲人。谁也说不清究竟是哪一年,她去哪个村出诊,回来时怀里就抱了个死婴。

  但常仙只是太像死了。他白得透明,如同魂魄。新出生的婴儿粉嘟嘟的,咿呀啼哭,常仙完全不这样。

  又说他懂蛇语,经常与蛇为伍出入坟地,而不跟人作交流。


© 千里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